公路隧道建筑工程建设质量管理研究

10
发表时间:2020-10-13 14:17

先进的生产工具是体现生产力水平的主要依据由铁二十局负责施工的该工点,集中了国内现代化成龙配套的隧道施工机械设备,除常规的以外,主要还有:用于控制隧道开挖精度的远红外激光定向仪;用于隧道衬砌作业的砼自动计量搅拌站;轨行式大容量砼运输、送料车;高功率砼输送泵和防爆衬砌台车;轨行式防爆掘进台车;防爆型轨行式立爪装碴机;多功能装载机、侧卸式轮胎装载机,等等。

大规模地修建各种用途的隧道还是从新中国成立开始的。在50年代初, 为了避免修建长隧道, 常常尽可能地采用迂回展线来克服地形障碍, 使线路靠近地表。宝成铁路翻越秦岭的一段线路就是采用短小隧道群迂回展线的一个实例。在这段线路上有 34 座隧道, 最长的秦岭隧道其长度仅为2363m。但是, 根据当时的技术水平, 修建这样一座长度在 2 km 以上的隧道也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由于在施工中首次使用了风动凿岩机和轨行式矿车, 使得宝成铁路秦岭隧道的修建成为从“人力开挖”过渡到“机械开挖”的标志。 隧道工程技术发展第二个阶段的代表性工程是 60 年代中期修建的成都—昆明铁路。

隧道涌排水使地下水逐渐疏干,恶化水文地质条件,使地下水位不断下降,地下水疏干漏斗不断扩大,导致洞顶地表河湖泉井涸竭,水环境失去平衡,进而引发生态环境破坏和岩溶地面塌陷等灾害。水环境与隧道工程之间的作用和反作用是有机联系的。隧道“以排为主”则承受水压力小而环境灾害重,“以堵为主”则承受水压力大而环境灾害小。同时,隧道工程与水环境的相互作用是可逆的。隧道“以堵为主”后,隧道工程对水环境的反作用表现为洞顶水环境的恢复进程。隧道通过压浆和防水衬砌,大量减少隧道开凿时的涌水和衬砌的长期渗水,此时虽然隧道承受的水压力增大,工程数量和费用增长,但是洞顶在大气降水补给大于隧道渗漏的条件下,进入水环境恢复的过程:地下水位逐渐上升,疏干漏斗逐渐缩小,水环境逐渐达到新的平衡,环境灾害得以减轻甚至消除。

科学的施工技术和建筑工程施工组织是克服各种地质灾害的基本保证为战胜瓦斯,制定了全防爆、超前探、先抽排、勤检测、强通风的揭煤方案;为提高洞内运输效率,制定了优化轨道运输方案;为确保工程质量和改善施工环境,制定了先拱后墙的砼衬砌方案;新奥法得到全面、切实推广,如:采用全螺纹自进式注浆锚杆,提高了初次支护质量;即使对石质较差情况,仍可采用全断面钻爆开挖;新奥法中的光面爆破技术,减少了超、欠挖,得到了较理想的开挖轮廓线,减轻了对围岩的扰动,保证了岩体的完整、稳定性,减少了出碴量和砼浇注量,降低了工程成本。

成昆铁路全长 1085 km , 隧道竟占 31 %。其中关村坝隧道和沙马拉打隧道长度均在 6 km 以上。在这批隧道的施工中采用了轻型机具, 分部开挖的“小型机械化”施工, 修建速度达到了 “百米成洞”(平均每月单口成洞 100 m ) 的水平。 我国修建长度 10 km 以上的铁路隧道的实践是从修建 141295 km 长的双线隧道——大瑶山隧道开始的。在这座隧道的施工中, 采用凿岩台车, 衬砌模板台车和高效能的装运工具等机具配套作业, 实行全断面开挖。大瑶山隧道是我国山岭隧道采用重型机具综合机械化施工的开端, 将隧道工程的修建技术和修建长大隧道的能力提高到一个新的阶段, 缩短了同国际隧道施工先进水平的差距。 在此以后修建的许多长大隧道基本上都是按“大瑶山模式”施工的。不久前建成的南昆铁路上长度为 9388 m 的米花岭隧道, 就创造了单口月成洞 50212 m 的好成绩。 综合机械化施工和相关技术的发展大大提高了修建长隧道的能力。

光爆的围岩炮痕率,对类以上围岩可达以上,居国内领先水平;科学的质量跟踪体系和质量管理办法与措施,对人、机、料严格论证,实行旁站、试测以及自检、互检、复检和监测一整套制度;强化了施工队伍资质审核和考察,以及培养和检查,对整个施工过程施行全员、全方位的控制。这样,该隧洞施工实现了正洞月掘进,施工进度上也在全线名列前茅。现代隧道工程的技术进步与发展,主要反映在:特长大隧道工程建设的整体综合实力和技术水平对各种地质灾害、施工不确定性因素的处理及其建筑工程风险承担举措现场施工安全和工程周围环境质量维护施工机械化、自动化程度施工组织管理、人员专业训练与素质重大施工问题,诸如:工程质量、进度、劳动保护与生产工效等的妥善解决在最大程度上突出地下建筑物在节约能源(恒温、恒湿)、降低运营、维修费用和减少环境污染等方面的优点无庸讳言,如以以上高标准来衡量,我国隧道工程建设当前仍存在有一定的困难和问题。


友情链接

 联系地址:成都市青羊工业总部基地T区16栋5-6楼                  监督投诉电话:15583888888(微信同号)